?
当前位置:首页 > 开封市 > 谁也不知道这些小心思出自谁手 今天借着来兴善庵上香

谁也不知道这些小心思出自谁手 今天借着来兴善庵上香

2019-09-02 07:19 [常德市] 来源:中国人事部

  今天借着来兴善庵上香,谁也不知道天寿以昨夜梦境为由,谁也不知道在神前暗暗祝告,求神指示:他与所恋之人 ,究竟有没有缘分,能不能成就婚姻?他明知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,却还是想要试一试。如 果占板向他显示凶相或是平相,他反倒能心平气和地接受,这样的连续三次吉相,他只能当 做是神对他的揶揄和嘲笑,对他的想入非非的惩罚……

"英兰夫人"!这是个从未有人道过的称呼,这些小心思一个意味深长的称呼!由忠心耿耿的葛府老世仆 葛成口中喊出,这些小心思使得英兰费了好大劲硬憋回去的眼泪,又泉涌一般无法抑制了……天寿什么也没说,出自谁手什么也不需要说,他当然要去,甚至就是英兰不去,他独自一个也要去!

谁也不知道这些小心思出自谁手

亲兵家仆及婢女按平日校场训练编好了队,谁也不知道换上了缟素孝服;收集的残卒散兵有三百多人, 四艘大船已经备好,只等天黑,就升帆发往舟山。徐保和天寿商量了一番,这些小心思向英兰夫人进言:这些小心思四艘大船、三百兵丁决计不是英夷的对手,何必 白白送死,不如小股精兵偷偷行事,反倒容易成功。看英兰摇头,徐保着急,说还不如他一 人前往,定能负葛将军归来。英兰仍不答应,徐保搓着手在一旁快步地来回走,终于一跺脚 ,煞白着脸,大声地说:"英兰夫人,出自谁手我徐保……"他又停住,出自谁手用力喘了口气,才低了头,缓缓地说下去,"事到如 今,我也不怕大家笑话了……我徐保原本是定海有名的惯偷,身手矫捷夜行如飞,人称黑蝙 蝠的就是。被葛将军擒获,蒙他不计旧恶,收录入营,用做亲随,朝夕教导,得走正路,大 恩大德重比泰山!今日正是我徐保报葛将军大恩的节骨眼儿!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,不然我怎 么有脸做人!……"

谁也不知道这些小心思出自谁手

英兰思索片刻,谁也不知道决定大队留在原处待命,当晚只带天寿、徐保和另外两名亲兵,一行五人, 乘小船前往舟山。一路上虽风顺潮不顺,这些小心思所幸没有遇到英夷兵船。上到舟山岛,这些小心思已是暗夜,四周寂静无声,时 值中秋节后三日,多半个月亮从海中升起,越升越高,清辉四溢,洒给阡陌纵横的大地一片 银白。全凭着徐保引路,他们在旷野中行不多时,便登上青垒山顶。借着明亮的月光,他们 看到了海岸边多处停泊着的数十艘英夷的大兵船,看到了远处定海城的城墙和稀疏的灯光, 土城已然残墙断壁,震远炮台成了一片废墟。回想几天前这里还是壁垒森严,旗帜飞扬,枪 炮如林,兵将如云,令他们备感凄凉,草间秋虫唧唧,仿佛在替他们诉说满腔的悲愤和愁绪 ……

谁也不知道这些小心思出自谁手

按天寿和徐保记忆,出自谁手葛云飞是在土城中段开始阻击大股来犯夷兵的。夷兵人多势众火力强大 ,出自谁手想来官兵只能且战且退,所以,葛云飞战死的地方应该在土城东段或是震远炮城。他们一踏上残毁的土城就开始了寻找。

战场的惨状令人心惊胆战,谁也不知道土城上到处是尸体,谁也不知道虽然柔和的月光掩去了许多血污和狰狞,但 弥漫着的血腥气、焦土气仍然使人欲呕,那些被英夷炮弹炸得肢断躯残甚至血肉横飞的形体 ,更是惨不忍睹……但他们必须一个一个看过去,一个一个地辨认,从土城东段走下去,再 登上震远炮城,在炸毁的炮台边,在炸翻了的大炮旁,一一查过去,竟没有一个夷人,所有的尸体都是中国人,但其中没有葛云飞。赤日炎炎,这些小心思蒸腾的热气中弥漫着极其浓烈而又刺鼻的血腥味。人群中有人呻吟,有人开始呕 吐……

行刑台上鲜血淋漓,出自谁手行刑台下沥血盈沟,出自谁手喷溅在城墙上的鲜血,连成片,洒成团,十分鲜明 地勾画出了一幅令人心惊的鲜血的图画:从天上砍下来的一把滴血的大刀……谁也不知道人群中一个孩子的稚嫩声音在惊慌地尖叫:"妈呀!天上下刀子啦!……"

孩子的声音被大人用手掌捂住,这些小心思可在场的几千双眼睛都被血画吸引,惊叫声此起彼伏。恐怖 ,像六月降雪一样,令人们颤抖了。出自谁手这是天哭?这是天谴?这是天怒?

(责任编辑:永川市)

推荐亚博苹果app